抓瞎少女玛维酱

玛维才子

感谢肯定


咕咕咕的黑曜石记事【5】

暴富黑曜石! ! !:

 41


  有时候我们也会从虚拟的世界中走出来,看看自己的现实世界。


  谢沙洛会给大家拍黑曜石人气角色——狗蛋和狗二蛋的照片。狗蛋是一只橘猫,狗二蛋则是一只蓝猫。


  奶茶有时候也会发自家猫的相片。


  熊会在放学的路上看见各种各样的小奶猫,阿熊魂牵梦绕却不能拥有的小奶猫。


  没有猫的大家每天都过着云吸猫的生活。


  42


  弗雷毛毛有一条狗,有时候打着打着就去遛狗了。


  沙老师的儿子狗蛋有一天被蜜蜂蛰了,打着打着就去医院了。


  溪流和哔哥打着打着就睡着了,还死不承认。


  43


  我周一下午会约室友老王出去吃饭。


  有一天老王吃着吃着饭,突然收到了前女友的消息,气得老王把贡茶的杯子捏爆了,里面的奶茶喷射了出来。


  好死不活,我坐在她旁边,还好没有溅到身上。


  我们迅速用纸掩盖好尸体并且火速离开了作案现场。


  回去的路上,老王若有所思地握着我的奶茶瓶子,不住地捏着它,也没有捏爆它。


  “操,”老王骂道,“不能怪我捏碎的。”


  44


  陌上前一段时间回他的江苏老家了,每天给大家看他吃的喝的的照片。


  而那段时间舒雨在健身。


  在舒雨健身的那段时间,肯德基的鸡在打折。


  于是大家又纷纷晒出了一桶一桶的肯德基的鸡。


  舒雨顶着枪林弹雨,啊不,肉林鸡雨,勤勤恳恳地健着身。


  45


  伯劳鸟烤了一只羊吃。


  他的战网就叫一只羊。


  所以鸟老师饿起来自己都吃。


  46


  辟邪是我高二的室友。


  有一天晚上,公会团站在王座猎魂者伊墨纳尔的面前,而我要熄灯了,还没有刷牙。


  我把我的号交给了在一边兴致勃勃看着的辟邪,然后去洗漱间刷牙。


  回来的时候辟邪果然制造了一起团灭。


  我们关上了灯坐在今夜未归的下铺同学的床上,看着我们走上了与猎魂者抗争的道路,一边哇偶的表示原来哪儿该这样。


  我的团队框架设置的长度能把每个人的名字的前三个字显示出来,辟邪看着我点着名字给他们加血,然后开心地念出来。


  “我觉得你们公会有两个人名字差不多。”辟邪突然一脸严肃地说着,凭借我对她的了解,她一脸严肃地说的话一般都不太正经。


  “谁啊?”我扫了一眼,觉得没有什么相似的名字。


  “有球,大杯奶。”辟邪说,“这不就是一个意思吗?”


  我正寻思着“大杯奶”是谁,然后看见了奶茶的账号。


  大杯奶茶去冰。


  我泪流满面。


  47


  辟邪也曾经在我的怂恿下踏上过wow的土地。


  一个1级的德莱尼圣骑士蹦蹦跳跳地走在秘蓝岛安静祥和的土地上,后面也许追着很多怪。然后天使姐姐就接见了她。


  我打完团就会去秘蓝岛跟在她后面看着她,帮她打打怪加加血,又给她了点金买雷象。


  小德变成鹿可以驼人,我在她不能骑坐骑的级别就用鹿带着她。


  有一天她对我说:“加那利,你看今天你的鹿眼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我看了看我的鹿眼说:“没有啊。”


  她给我发了张截图,是我身上的一个buff——“吃饱喝足:+500智力。”


  48


  要说现实生活充实的,可能就要数我们的龙泉十三少流殇了。


  我和熊那天在群里一唱一和,把流老师描绘成了一个“打击社会犯罪,守护龙泉和平,会扶老奶奶过马路,会帮小朋友写作业的龙泉驿好青年”。


  “你于龙泉驿就如同蝙蝠侠于哥谭市。”我真诚地说道,


  “Shangman.”


  49


  不过流老师的生活确实很多姿多彩。


  有时候他在龙泉驿指挥交通,有时候他在水库和别人一起游泳,有时候在街边卖水果。


  卖水果还最是终失业了。


  50


  流老师的生活也很吃饱喝足。


  当深夜来临,大家都在互道晚安准备下线睡觉的时候,yy里就会响起流老师饥饿的声音——“好饿啊,点个外卖。”


  现在流老师还在向200斤的目标努力着。


  



咕咕咕的黑曜石记事【4】

暴富黑曜石! ! !:

  31




  提起讲故事,就要提起我们的朋友弗雷索嗨,外号毛毛。




  索嗨是个DH,会打输出会打T。




  索嗨的T呢,是一个五四T。五四T,顾名思义,就是从五倒数,数到四就会冲出去。




  “那我们准备上了,五、四——”




  “卧槽,索嗨你怎么开怪了?”没有准备好的我们有的还吃着食物,看到一个光着膀子的DH飞了出去,而boss在前面喜笑颜开地看着飞出去的索嗨,和后面痛苦地追着他的我们。




  索嗨倒下了。




  “快拉脱快拉脱!”流老师痛苦地在yy喊着,大家四散奔逃,而boss一拳一个小朋友,五座坟墓出现了。




  “弗雷毛毛怎么开怪了,弗雷毛毛控制不住自己。”索嗨坐在地上吃面包,一脸无辜地说。剩下的人围坐在弗雷毛毛身边,在魔法回廊幽暗的光线下,怒目圆睁,恨不得把弗雷毛毛就地正法了。




  32




  魔法回廊完了以后,我们又去了卡上。




  流老师上了提里奥丶流觞,硬生生地把索嗨赶去打输出了。




  卡上的尾王大眼睛,在第二阶段会喷绿线,在前夕压缩完属性后秒T大概只需要俩下,普通的人大概只要一下。这时候需要一个跑的飞快的T过去给他一下。




  提里奥丶流觞骑着战马去了,他的身侧跟着喝了天行药水的弗雷索嗨,然后一起被喷了个狗血淋头。




  在喝了八瓶天行药水后,索嗨老老实实地和我们在原地,目送着提里奥丶流觞离我们远去。




  打过了一次卡上后,就没有人愿意和我们去卡上了。




  我们又去骗了我们的朋友小花,一个dz大腿。




  小花一边表示小意思,一边和笑嘻嘻的我们走进了卡上。




  两个小时后,小花再也不来卡上了。




  33




  我们在各种奇怪的bug和或快或慢地修复中敲开了8.0的大门。




  新的地图,新的五人本,新的任务线。




  一周之内,黑曜石的主力大部分都满级了。




  快九月份的时候,我满级,就在我以为我是最后一个的时候——




  九月多,伯劳鸟满级了。




  34

  有一天下午,我凭借着我不太准的直觉说,我晚上大概可以满级了。




  大家说晚上带我去m本提升提升。




  晚上我上线去斯托颂打野猪,谢沙洛组我进来,然后飞快的组上了其他人,然后看了我的等级——




  “咕咕咕,你怎么才119。”




  小溪流说:“今晚不还没过完嘛。”




  然后把我踢出了小队。




  等我120了后,我开心地喊着“我120了!我120了!”有的人已经准备睡了。




  35




  有球的小队收留了我这个留守孤儿。




  并且用两天把我从320强插到了340,塞进了团本,让我深深见识了红手和同甲互摸的快乐。




  飞龙是个红手,能摸到355装绑,还是武器。




  渐渐的我也被带的红了起来,一连摸了两个饰品,还摸了几个泰坦造物。




  这可能是我到3个月后再也没出过饰品的原因了吧。




  36




  陌上老师,全名陌上花开德,也是个大红手。




  陌上老师的手,在只有5m的时代不是很明显的红,当大米的时代开启的时候,他身上的红气,源源不断地滚了出来。




  395,395,395。




  当他的装等堆上去之后,我们所有的皮甲就找到了一个看似完美的毛装对象——强力,高装等,手红。




  看似完美。




  大家刚开始奥迪尔的时候,陌上的装等已经遥遥领先于我们了,他在奥迪尔开始帮利利毛装——




  “利利你等着~”大家进去奥迪尔。




  然后陌上就没有怎么摸到利利能换的装备了。




  37




  团本出来了大家去大米。




  陌上帮讲故事的盗贼毛装。




  只见他手一摸宝箱,385的皮甲鞋子!




  众所周知,高于自身装等的装备是不能交易的。




  讲故事也什么都没有毛到。




  38




  没事的时候我们会刷刷刷大米。




  在自由镇的门口,我们等着一个人上线四缺一,作为一个鹌鹑我无聊之间忘情地跳起了舞。




  利利在自由镇摸出了鲨鱼饵。




  在孢子林的门口,我们集合石前拉着人,作为一个枭兽我无聊之间忘情地跳起了舞。




  谢沙洛在孢林摸出了抱齿兽。




  大家一边感慨着今天真红,一边下了线。过了一会儿,舒雨在qq群里贴出了一张NGA里谣传咕咕跳舞大米会带来好运的帖子,然后想起了我在副本门口忘情的舞姿。




  我看了看自己两手空空的角色,在看看帖子,一脸复杂。




  39




  为了柳枝我刷了很多次庄园,被SHE按在地上暴打。




  当然柳枝是不会出的,除了340的柳枝我再也没见过柳枝了。




  当然,我不是一个人。




  光头强的小号盗贼刷刷刷自由镇也不是没有出骰子嘛……




  甚至我切了猫德拾取,大家也弄不出一个骰子……




  所以大家都一边抱着能来就来的心态打游戏,一边泪流满面。




  40




  说到自由镇,就不得不说自由镇的木桩了。




  我们第一次注意到这个问题,是来自哔哥,一个冰法。哔哥在自由镇老三那边总是再找自己的水宝宝,发现他的水宝宝总是在努力的捶着木桩,把哔哥气的够呛。




  “你看你的水宝宝,多努力为你毛伤害啊~”流觞调侃道。




  后来我们又一次在自由镇见到了捶木桩的宝宝,是有球的食尸鬼,有球也得一次次把它找回来。




  同行的还有奶茶的冰法,带着一个水宝宝。




  “法师的水元素不会去锤木桩吗?”奶茶问道。




  “不啊,”我和陌上想到了哔哥的水宝宝,“哔哥就天天在这里找水宝宝。”




  “咦,为什么我的就不去?”奶茶看着去抓宝宝的有球和自己身边安静如鸡的水宝宝,“难道我的水元素比较聪明?”




  “不。”光头强在旁边说,“是你的水元素比较懒。”



咕咕咕的黑曜石记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才咕咕咕


暴富黑曜石! ! !:

  1




  在异服同乡过的仿佛和以前一样,只不过职业从死骑变成了小德。




  “小德多好啊。”以前带我的狼人奶德说着,一边用阳炎术打死了一只20级的小怪。




  我在旁边看着,一边给他加油。




  然后我们一起被荆棘谷的部落拍死了。




  对了,那时候他49级,我23级。




  直到我不适合在荆棘谷谷升级后,我已经被各种种族各种职业各种服务器的部落杀了好几百次了吧。




  2




  到了80级我把小德转到了金色平原。




  金色平原虽然是个rp服务器,然而我也没有参加过什么扮演活动,尤其是开了战争模式后,看着稀疏的人口,和依然在荆棘谷奋斗在一线的部落们,瞬间觉得金色平原也不是一个很特殊的服务器。




  我又迈上了凶险的升级之路。




  3




  在我被怪追着打,被部落追着打,被地形杀之后,终于完成了最后的40级。那是18年的2月,我又一次成为了奋斗在军团前线的一员。




  然后我就开学了。




  月卡看起来没有那么划算的时候,我拉上我的室友辟邪去了一段时间ff14。




  等我又有时间从艾欧泽亚回到艾泽拉斯的时候,已经是5月底了。在4个月里,我的弓箭手终于变成了31级的游吟诗人!




  咳,跑题了。




  4




  回归艾泽拉斯的我又一次站在了副本门口,黑心林地,只会打奶德的我挂着集合石组人打一个m做任务。那个时候,我认识了大概是来金色平原的第一个朋友,雾止。虽然他的名字在短短一个月内就由雾止变成了性感锤妹再变成了秃子。




  秃子带我打了一下午的钥匙。




  “谢谢你啊。”我傻傻的道谢着。




  “没事,我马上要去部落了。”秃子在那边打字说着。




  “啊,这样啊。”我带着些淡淡的忧愁说着,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很快就要变成敌人了。




  “没事,我还有很多小号留在这边。”




  比如性感锤妹。




  5




  熊,利利乌姆,是我第二个认识的人。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晚上,还是在美丽的荆棘谷。杀意浓浓的荆棘谷。




  金色平原这边荆棘谷的部落不是很多,但好巧不巧的是那是马拉松比赛,每人开着一个1级的小号从北郡到荆棘谷海角。而不熟悉地形的我从北郡跑到暮色森林的时候,已经因为探索地图升到了2级了。




  在荆棘谷的天使姐姐那里,我遇到了熊,那时我们俩尽力地争夺着第一第二。




  倒数第一第二。




  6




  第一名出现了,有球,公会的大奶。




  那时我和熊在河的一端。




  当第二名出现的时候,我们已经到了河对岸了!河中的那只20级的鳄鱼大概在这会儿完成了20次击杀,让我们走过了大约15码的距离。




  已经不知道第几名的时候,我们一路拖尸到了河道下游,那时候离天使姐姐已经有几个弯了,而两个沧桑的猥琐人类男喂饱了这一带的鳄鱼猩猩巨魔大鸟。




  然后我们惊喜地发现这条路根本不去荆棘谷海角。




  我们看着另一边喜笑颜开的红名怪,陷入了沉思。




  7




  最后术士大哥把我们拉到了终点。




  术士大哥叫流觞,是活动的主持人。他的声音很有特色,准确得说是他的麦很有特色。




  用人民群众的话来说,像是在浴室打游戏。还有更狠地说,是在广场上打游戏。当然,一传十十传百后,久而久之就变成了“龙泉十三少在山间的别墅里面开着投影仪在厕所里打魔兽“。




  8




  周末我们会去打燃烧王座。




  众所周知,小德可以变成很多种形态,比如说枭兽,比如说鹌鹑,比如说咕咕。




  而每次都会有个人私聊我“咕咕 咕咕咕“的声音来示意我变成咕咕,然后拿出变形玩具心满意足地变身,有时是咕咕猎人,有时候是咕咕战士,有时候是咕咕盗贼。




  这个人叫谢沙洛。




  谢沙洛喜欢和秃子眉来眼去,大家的公屏里总是连续出现这样的字眼——




  沙洛舔了舔性感锤妹。




  沙洛舔了舔性感锤妹。




  沙洛舔了舔性感锤妹。




  性感锤妹舔了舔沙洛。




  大家纷纷拍照留恋,见证这美好的爱情。




  9




  一般前几个boss都很顺利,在三女巫面前我们习惯卡一个晚上,在阿格拉玛面前我们习惯卡一个晚上,在阿古斯面前我们习惯当晚过,周末就这么过去了。




  三女巫放高戈奈斯的闪电的时候,需要所有人都分散开,不然会死人。而三个女人中黑色的那个会扔几把黑色的刀,把人打飞。




  我在高戈奈斯的时候龟缩在角落里安详地奶这人,熊在躲黑刀。然后如同GPS定位一般精准地跳到我身边。




  加那利丶乌木已死亡。




  利利乌姆已死亡。




  10




  伯劳鸟是团里一个沉默寡言的DH。




  后来我们发现沉默寡言并不适合他,一鸣惊人才是他的代言词,总能第一时间说出事情的重点。比如在沙秃斗嘴、斗嘴和斗嘴的时候。




  或者在我们打风暴英雄的时候——




  “流觞,你也不怕鸟老师开麦喷你。”




  “鸟老师怎么会骂人呢,鸟老师从来不骂人。”




  “我唯一骂过的人就是你——流觞……”



公开抢钱啦

Caius:

神奇动物在哪里的CGV韩国区限定(抢钱系列x
由于是场贩,买着比较困难。有意向的朋友可以进群,凑多点人一起代购。

真实落泪

曲唑酮:

曲/Six Feet Under-Billie Eilish

绘/MsTragedy

帝国双壁/银河英雄传说


感谢荔荔帮我做动态和字幕!双壁真好吃,贼酸爽,希望大家都能嗑一口!!以及感谢在产房外抽烟的老黑【。

OLI:

银英xjo梗
disclaimer:为了还原搞笑效果脸都是描的
caution:含有双璧/先杨
欢迎大家在评论里跟我交流jo(……